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中发包方责任问题

2021-03-19 15:22

案例简介:

20191118日浙江华夏竹木制品有限公司发包给无任何资质的李某某做厂房的隔层工程,2019125日李某某雇佣的赵某某在做隔层铺木板的时候因无任何防护不慎从二层摔下,经鉴定赵某某伤残等级为九级。在赵某某受伤住院期间,李某某前后向赵某某支付各项医疗费共计58817.43元,期间赵某某、李某某并未向浙江华夏竹木制品有限公司要求过任何费用,浙江华夏竹木制品有限公司亦不知其厂区内发生该受伤事件。后赵某某起诉李某某、浙江华夏竹木制品有限公司,索赔各项损失共计329403.5元。

主要问题:

本案各方争议焦点主要是以下两点:1、赵某某的赔偿标准是按城镇标准还是农村标准;2、李某某和浙江华夏竹木制品有限公司的责任划分问题,二被告之间是承担连带责任还是按份责任?

案件结果:

在庭前调解阶段,我方律师首先表明在不清楚该事件的具体情形,其次如果赵某某所述是事实,我方亦应当是出于人道主义的补助次要责任,主要赔偿责任亦应当是由雇主李某某承担。赔偿总数方面,按照城农标综合计算赔偿总额各方大体能够接受。后就二被告之间的赔偿比例问题,我方律师一压再压,从最初的30%比例到20%再到最后的15%不到,我方律师在统合风险考虑,为当事人赢得其自身利益最大化。

案件评析:

本案为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根据原《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本案中浙江华夏竹木制品有限责任公司显然是将该隔层业务发包给无任何资质的李某某承包,就选任上存在一定的过错,如严格按照该解释进行判决的话,极有可能最终承担连带责任,我方律师在调解阶段不仅避免了连带责任的承担,且将该责任份额降到13%的三方最低责任比例,为当事人赢得其利益最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