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证换驾照?

2021-03-19 15:45文:小林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很多村民把电动车、摩托车或拖拉机换成了小轿车。然而,对于部分村民来说,买车容易,但考取驾驶证比登天还难。

   最近,有一伙人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他们自以为找到了可钻的空子,通过伪造、变造、买卖武警部队公文、证件的手段弄了一堆假证,然后到县交警大队车管所,以军警换证的方式换驾驶证,结果当场被揭穿。

    “副参谋长”来换证

     老农竟敢冒充军官

   据车管所工作人员介绍,当天上午,49岁的上墅乡人胡某在一男一女的陪同下来到车管所大厅办事。胡某自称是退役武警,随后拿出现役警官证、武警驾驶证和驾驶证档案等一堆资料,声称要将武警部队的驾驶证换成地方驾驶证。

   按照有关规定,部队里的驾驶证换成地方驾驶证是可以的,只要相关证照齐全,车管所照办。

    随后,车管所工作人员接过胡某提供的资料,并逐一检查。

    “我当时发现其中一本是现役武警警官证,但胡某自称是退役武警警官,这显然是自相矛盾了。”车管所工作人员说,她再次询问胡某到底是现役武警警官,还是退役武警警官,结果胡某仍称自己是退役武警警官。

    这让车管所工作人员不得不再次仔细检查相关证件。再细看警官证内容,显示胡某是某武警部队副参谋长,少校军衔,但头像明显是经技术处理的,相关公章也不规范,最为关键的问题是证件上没有任何相关防伪标识。

    随后,车管所工作人员再查看胡某个人信息,发现胡某只持有摩托车驾驶证资格,个人信息中无服兵役的相关记录,这让车管所工作人员起了更大的疑心。

   “然后我问胡某相关问题,他总是闪烁其词,口词不清,而边上的一男一女总是帮着解说。”车管所工作人员说,由于疑点较多,她一方面向车管所领导汇报了此事,一方面将胡某复印的相关资料传给湖州市交警支队车管所作进一步核查,同时悄悄联系两名维护大堂秩序的警员盯着可疑的三人。

   见车管所工作人员差得这么仔细,当中的女子三、四次要求拿回胡某的资料和身份证。

    “大姐,你稍等,能够办理的我们一定一次性办好,绝不会让你们跑第二趟。”车管所工作人员耐心解说。

    几分钟后,县交警大队及车管所相关领导一起赶到,对胡某进行询问:“您好,请问您是哪一年当兵的?在哪里当兵?”

    如果胡某真的是武警警官,这么简单的问题随口而出即可回答,但就是这么两个简单的问题,胡某竟然被问住了,他急得语无伦次,看向旁边的一男一女,遗憾的是旁人也无法替他回答。

    “我没当过兵,也没有什么文化,我只是个农民……”胡某坦白交代说,由于自己考不出驾驶证,是他们要我冒充武警警官的。

     胡某说着,指了指旁边的一男一女。

     本想钻空子牟利

     不料钻进看守所

    揭露真相后,车管所立即报警。随后,递铺派出所民警赶到,当场将两男一女传唤调查。

     经调查,胡某交代称,自己没什么文化,自认为考不出驾驶证,于是他花钱找人想办法弄到驾驶证。听说孝丰镇的周某有办法搞到驾驶证,他找到周某,经过商量,他先给周某1万元,事成之后再给2000元。去车管所前,周某让其冒充武警警官,不用多说话,她会从中帮忙解说。事情败露,他很后悔。

    周某交代,他接到胡某的“单子”后,便伙同妻子徐某开始运转。他们深知,花钱买驾驶证这条路已无法走通,于是他们找到找到上家竺某想办法,而竺某称只要9500元即可办妥。所以他们就信以为真,要求胡某给12000元钱,事成后,他们夫妻俩从中可赚取2500元。

     “这些伪造的证件和相关资料是怎么来的?”在民警的追问下。

      徐某称,这些假证件就是由竺某制作好寄给她的,自己只是从中赚取“辛苦费”,没有本事制作假证件。

     递铺派出所根据线索,很快将天荒坪镇的竺某抓获归案。

    经审讯得知,原来,竺某熟知,军警换驾驶证只要凭部队相关材料和证件到交警部门,即可实现。部队转业人员或退伍人员要换发驾驶证,从2018年开始,部队与交警部门实现联网,交警部门可通过网络直接查看换证人员在部队期间所取得的驾驶证信息,办理方便。但武警部队目前还未与交警部门联网,交警部门无法通过网络查看换证人员的相关信息,只能通过仪器检测、外观辨别换证人员提供的证件、资料等是否真实有效。

    “所以我认为只要假证件、假资料制作得逼真,就能骗过车管所工作人员。”竺某称,他看过制作的相关假证,觉得挺逼真,只要

车管所工作人员经验不够丰富,即可实现假证换取驾驶证。

     竺某还交代,他收了徐某9500元钱,自己只花了4200元委托外地办假证的违法人员为胡某量身定制了相关假证件和资料,自己从中非法牟利5300元。

    然而,竺某没想到,他自认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没想到在交警面前竟然是漏洞百出,原本想通过钻“空子”牟利,没想到钻进看守所。

    此外,警方还查明,胡某本人连微信都不会使用,1万元买驾驶证的费用均由其舅佬楼某帮忙转账实现,楼某对胡某花钱买驾照违法的事实一清二楚。“因此楼某也涉嫌违法。”办案民警说,随后,他们也将楼某抓获归案。

    楼某后悔道,自己原本是出于好心帮助姐夫,没想到自己干的竟是违法之事。

至发稿前,犯罪嫌疑人徐某、竺某、楼某已被刑拘,周某被取保候审,胡某被另案处理。同时警方依据线索正对制作假证的窝点进行深入追查。

   案例点评

   浙江泰杭(安吉)律师事务所        姚清

   简要分析上述案例:

一方面胡某等人存在一个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的行为,客观表现为使用伪造的军人证件,冒充是少校进行行骗。主观方面他们也有冒充的军人的直接故意。但就犯罪结果上来看,胡某等人最终没能躲过车管所工作人员的火眼金睛,进而没能达到他们的不法目的,因而在犯罪形态上成立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的未遂形态。

    另一方面,从竺某的角度出发。存在买卖武装部队证件这一不法行为,并且就主观上看出于直接故意。尽管最终胡某的行骗没能成功,但买卖武装部队证件罪这一罪名保护的法益是国家机关的正常管理活动和信誉。因而就其犯罪形态来说,成立买卖武装部队证件罪既遂。

至于上述案例中的楼某为什么仅仅只是帮助转账为什么也被采取强制措施,可能很多人便会犯疑了。因为从主观上来看,他对于案件事实知道的一清二楚,因而他主观上对于胡某的犯罪行为的发生是一种明知必然的情形,并且希望胡某通过假证换取驾照这一危害结果的发生。从客观上来说,他通过微信转账提供了一系列辅助的帮助行为。因此,楼某成立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的帮助犯。尽管,楼某可能本人并没有想直接做什么违法犯罪心理,仅仅想帮个忙,没想到法律意识的淡泊反而引火烧身,自己也落得个锒铛入狱的下场。

在这里更是要告诫广大朋友们,对于那些违法犯罪的行为我们一定要坚持零容忍。不能因为是家人或亲人犯法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此不管不顾,不闻不问;同时更不能做情谊上的“老好人”,给他们提供犯罪上的便利,成为他们犯罪道路上的“共犯”。